首页>检索页>当前

关键人物

一位先生、一份刊物

发布时间:2019-05-21 作者:袁春波 来源:中国教师报

一个人没有受过正规、严格的学术训练,有不幸运,也有幸运。说不幸运,是因为他的思想方法及视野的形成与扩大有局限;说幸运,是因为他可以用喜欢的形式真诚地写出自己的所得所见。

2003年,我在《新华日报》上读到厉以宁先生以10多个故事谈经济学理论的文章,深入浅出。于是,我开始把其中一些经济学理论移植到班级管理中,并写了一篇短文《班级管理中的经济学》。文章很快得以发表,虽然其中的形式和思想方法都借鉴了厉以宁先生,但是经验和感受是自己的。

同年秋我带高一,开始新一轮的教学循环。在教小说单元《祝福》《边城》《装在套子里的人》时,我偶尔读到朱光潜先生《谈读诗和趣味的培养》一文,文中认为要培养纯正的文学趣味,最好从读诗入手。朱光潜先生的这篇文章,成为我的两篇文章《为诗,寻一方天空》《读出小说中的诗来》的引子。这两篇文章都发表在《连云港教育》上,可以算是我语文教育教学论文写作的开端。很庆幸,我恰好教学那些内容,恰巧投给那份杂志,恰恰遇上那位编辑——王恒俭先生。

后来,我陆续发表了20余篇随笔、杂论。有些文章又走进了《语文教学之友》《江苏教育》《高中语文教与学》等刊物。如今翻看这20余篇文章有点惶恐,它们简单、肤浅,很少有学术的成分;又有些高兴,它们从自己的实践中来、读书中来、思考中来,是真实的感受,多少有一点自己的想法。而且,它们与我一直奉为圭臬的对联极其一致:做事诚平恒,行文简浅显。

翻检这20余本杂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会闪过一些细节。2008年暑假时,接到王恒俭先生的电话,他问了我所投稿件的一些情况,特别提到一处文句的错误。

2010年冬天一个周末,我在书店再次接到王恒俭先生的电话,问我最近读什么书,推荐说可以读一读止庵先生。恰巧书店有,就买下来,连续几天细细读过,写成约4000字的读书笔记《阳光正好读远书》。由此开始读周作人、鲁迅、钱理群、王富仁,都因为王恒俭先生的推荐。

2013年12月,我参加一个会议又遇到王恒俭先生,他经过我面前忽然俯下身子问我最近读些什么书,我便简述了一下自己读书的情况。后来,王恒俭先生又约我去教科所详谈,再后来就有了那篇《关于读书的散漫对话》的访谈。正如文中所写,我感谢王恒俭先生给我这个梳理读书生活、清点读书喜悦的机会,更感谢他10多年来对我读书、教书的指引。

回望12年教书生涯,我又看到了自己一路走来的身影,从满怀激情挺直腰杆教语文到注重学生思维品质培养清清楚楚教语文,我一直在路上。

(作者单位系江苏省板浦高级中学)

《中国教师报》2019年05月22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博评网